给您最好的
影音先锋官方下载!

看完一遍不敢看第二遍:中国第一部大胆聚焦医患的纪实片!

生老病死是每个人一生必经历程,巧的是每一个历程都和医院息息相关。

相比起教堂,医院的墙听到了更多的祈祷——

《人间世 第一季》

上海广播电视台和上海市卫计委联合策划,启用8个摄制组,2年的跟拍,把摄像机搬进了上海的大小医院。

围绕着“治没治好?救没救活?”医生和病人家属面对的可不是“大打出手”那么简单——

“每天都要开心”——是瑞金医院心外科主任赵强的微信签名。

可惜开心不是心情,因为他一年要做700多场手术,每次手术都要打开心脏。

第一集里,他接诊了27岁的王斌,一个马凡综合征患者。这类患者的主动脉随时会撕裂,因大出血死亡,患者大多活不过30岁。

要救他,就得把全身的主动脉都换成人工血管,这样做等于“半个人要剖开”,属于特大手术。

可惜,术后第二天,王斌出现急性肾衰竭,没挺过来。

“起初很担心说了失败案例,播出后会引来不理解。”这是记者在瑞金医院听到的声音,毕竟不是所有医院都有这样的勇气。

不久,瑞金医院又来了一个马凡综合征患者,刘靖。刚经历一次失败的赵强没拒绝这家人,对于二次失败的打击、对声望的影响,他都不太在意。

32个小时的手术、9名医生合作,这次,刘靖活着出院了。

《人间世》播出后的第二天,记者见到赵强,回忆这个病例时他说了两句话:

“生死关头,你不会考虑自己的名利,病人是第一位的。”

“每一个案例都是不一样的,没有一模一样的病例”。

赵强说,希望通过这部纪录片让大家知道,每个病人,医生都会倾尽全力去救治,但也要理解,总有一些医学尚无法达到的地方。

整整一年,摄制组跟着上海的一辆120急救车,穿梭在各个街区、街道、家庭。

他发现两个怪现状:

第一,患者更愿意去离家远的医院,哪怕在路上就会有病危的风险。但他们相信“名医院”“名医生”。

第二,担架床会因各种非医学因素被耽搁在路上,比如因工伤赔偿未果,工人就“霸”着担架车不让送医。

“就近送医”,这是绝对的急救原则,可现实中救护车常违背这这个原则,做着远距离运送。结果,救护车调配难,患者加剧等待。

一个医生说:和人打交道的工作是很难做的,而且我们面对的还是病人及家属。

“不敢看,不愿看”——是48小时没合眼的瑞金医院急诊科医生车在前的真实写照。

在这48小时里,他抢救了3个病人,2个活了,2个家庭因为他和他的同事破涕为笑。

但在1个病人抢救失败后,病患家属闯进监护室,掐住了他的脖子…

“我担心父母看到我在工作中的委屈,怕老人担心;我还怕实习医生、医学生看到我的事,动摇他们的职业选择。”车在前说。

医生护士加班加点是常态,盒饭、快餐肚子里一塞,就又开始抢救病人了。

转运床上的心肺复苏,医生们轮换进行心肺复苏长达2个多小时,男医生已经双手无力了,一旁的女护士早已变成了女汉子。

中山医院葛均波院士,一台手术做了6个小时,做到连续2次手抽筋却还在坚持,因为他面对的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!

葛医生的手术得到 在外面的专家的评价

呈现矛盾,对任何医院来说,都需要勇气。

影片也做了很多努力,所以在手术室外,我们看到了那个在上海拼搏的安徽小哥为了母亲的医疗费一筹莫展,看到了肝脏移植成功的大叔醒来第一句是“钱还够么?”

看到了四川的焦妈妈,在孩子的终止治疗同意书上签字时放声大哭,送走了24岁的儿子。儿子捐献的器官救了4条人命,可惜的是捐献的心脏,因为患者在北京,交通赶不上4个小时的心脏有效期而废掉。

医院真的是一个可以看见人间百态的地方。而医学,真的是常常安慰、偶尔治愈的一门无奈又复杂的技术!

“感谢你们把我们送到了‘风口浪尖’,所幸现在风平浪静了。”瑞金医院党委书记杨伟国说,片子播出后,很多人说瑞金医院有魄力,但这是建立在忐忑的基础上。“我们决定探讨一些根本性问题,希望以开放、包容的心态呈现医学、生命中一些的矛盾与无奈。”

《人间世》目前是国内比较真实反应医疗现状的纪录片,在如此的医疗环境下能有医院愿意接受这样的拍摄,不容易。

趁现在还能搜得到,强烈推荐大家去看。只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尊重医生,少些纠纷,多些理解!